31省份劳动年龄人口占比:广东北京浙江居前三

  • A+
所属分类:篮球资讯

原标题:31省份劳动年龄人口占比:广东北京浙江居前三

在人口经济学中,15~59岁人口被定义为劳动力年龄人口,他们是社会生产的主力。

根据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结果,全国人口中,0~14岁人口为25338.39万人,占17.95%;15~59岁人口为89437.60万人,占63.35%;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1.88万人,占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9063.53万人,占13.50%。

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0~14岁人口的比重上升1.35个百分点,15~59岁人口的比重下降6.79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5.44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4.63个百分点。

分省份来看,哪些地方的人口红利比较突出呢?数据显示,31个省份中,15~59岁人口占比最高的三个省份分别是广东、北京和浙江;最低的三个省份是河南、广西和河北;与六普相比,占比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天津、北京和河北。

广东人口红利最突出

15~59岁人口数量比重最高的三个省份,分别是广东、北京和浙江,其中广东为 68.80%,比2010年六普数据下降4.59个百分点,但仍比全国高出5.45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六普数据中,广东劳动年龄人口占比在全国仅位列第七,十年后,广东这一年龄段占比位居全国第一,这与广东外来人口大量流入有关。数据显示,广东全省常住人口为12601.25万人,连续14年居全国首位;与2010年相比,其常住人口十年共增加2170.94万人,增量占全国增量的三成。这部分增量中,超过一半以上属于机械增长,即外来人口流入。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第一财经分析,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快速发展,吸引了大量就业人口。同时,珠三角地区近年来放开放宽落户限制,吸引了很多人落户。

根据2019年数据,全国人口净流入前五名的城市中,珠三角就占了三个,不仅有广深两大一线城市,还有东莞这样的世界工厂,制造业大市佛山则排名第七。此外,深圳、东莞还都是外来常住人口远超户籍人口的城市。从流动人口来源看,珠三角城市群以省际流入为主,2000年和2010年其省际流动人口占总体的65.31%和64.43%。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教授对第一财经分析,广东特别是珠三角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对内地以及海外人才的吸引力都会十分强劲,这也符合人口城镇化发展规律,人口城镇化历史进程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人们更多地向经济发达地区集中,同时也为经济发展水平做出越来越多的贡献。

董玉整说,广东人口总体上相对年轻,具备非常大的人力资源开发潜力。在双区驱动(即大湾区和先行示范区)的大背景下,广东对人力资源进行很好的培养和开发,人口红利就更容易变为人才红利。从这个意义上看,广东发展的后劲和韧劲都非常足。

“尽管广东吸引的外来人口很多,但是随着全国劳动人口占比的下降,出生人口减少,广东也要有紧迫感,广东也会出现用工荒。所以,广东要加强对人力资源的培养开发,对现有的人口存量提高附加值,不仅要引得来,还要留得住、用得好、发展好。”董玉整说。

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外来人口有很多是流动的,未来,广东一方面要加快外来工市民化的步伐,加快补足医疗、教育、养老、住房等公共服务的短板,让外来务工人员能更好地融入;另一方面也要加快提升人力素质,以适应产业转型升级步伐。

这些省份为何劳动人口占比低

广东之后,北京和浙江15~59岁人口占比分列二、三位。这两地同样是外来人口大量流入的地区。

其中,2015年北京常住外来人口达822.6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37.9%。

而根据浙江省统计局发布的七普数据,浙江全省流动人口为2555.75万人,其中省外流入人口为1618.65万人,省内流动人口为937.10万人。“这表明农村劳动力加速转移和经济快速发展促进了流动人口大量增加,尤其是浙江作为沿海发达省份,吸引了大量省外人口来浙江就业创业和生活。”浙江省统计局分析。

近年来,浙江经济发展最突出的就是数字经济,省会杭州更是着力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这也吸引了大量人才流入。杭州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市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实现增加值4290亿元,增长13.3%,高于GDP增速9.4个百分点,占GDP的比重为26.6%,较上年提高1.9个百分点。

相比之下,15~59岁人口占比最低的5个省份分别是河南、广西、河北、山东和湖南。这几个省份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人口总量大,并且有大量人口流向长三角、珠三角、北京等地。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对第一财经分析,外流的人口主要以劳动年龄人口为主,因此这些地方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也就下降。

比如作为户籍人口第一大省,河南户籍人口超过1亿人,常住人口9936.55万人,人口净流出约1000万人,主要流向东部沿海发达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劳动年龄人口占比相对较低的省份,除了中西部的广西、河南等地外,来自东部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位列倒数第三。牛凤瑞说,山东的产业结构中,传统的能源化工、冶金等产业占比较高,新兴产业与广东、浙江差距较大,这样一来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就比较弱。“新兴产业能够吸引人才是因为收入较高、发展前景好,这样优秀人才更愿意进入。”

另一方面,劳动年龄人口占比的高低,除了受人口流动的影响,也和0~14岁人口占比、60岁以上人口占比有很多关系。比如,河南和广西除了人口外流外,人口出生率一直都比较高,0~14岁人口即少儿占比较高,因此这两地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相应也会比较低。

再比如,东北地区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并不低。其中,黑龙江达到了66.46%,位居全国第7;吉林达65.23%,位居第13;辽宁达63.16%,位居第20。这里面的一大原因在于,东北的出生率很低,黑龙江0~14岁人口占比仅为10.32%,辽宁为11.12%,吉林为11.71%。

以2019年的数据来看,当年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的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都位居全国后三位。

劳动人口占比下降的两大原因

与六普数据相比,我国15~59岁人口的比重下降6.79个百分点。从各省份来看,共有15个省份这一占比下降幅度超过了全国水平,其中下降超过9个百分点的省份共有7个,分别是天津、北京、河北、辽宁、吉林、上海和山东。

这些省份分为两类,一类是北京、上海这两大直辖市。从近几年外来人口的增长情况来看,京沪外来人口在2014年前后达到高峰后,出现明显减缓的态势。这是由于京沪两个超一线城市人口已经超过2000万,相继提出了人口控制和产业疏解政策。因此,京沪15~59岁人口占比下降是主动疏解的结果。

天津、河北、辽宁、吉林、山东则属于另外一种情况。这些地方均为能源重化产业较突出的省份,近年来面临的下行压力较大。重化工业效益下行,就会导致从业人员外流,这些人员主要流向了东南沿海地区,也就导致了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下降较大。

相比之下,西藏、贵州、青海、云南、宁夏、重庆等地15~59岁人口占比下降幅度较小。其中,贵州、重庆等地近年来承接了不少沿海产业转移,人口回流和就近就业大幅增加。

重庆市统计局5月13日发布的七普数据显示,全市常住人口为3205.42万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2884.62万人相比,增加320.80万人,增长11.12%,年平均增长率为1.06%。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